1972年奥运会篮球决赛 美国VS前苏联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8-06-10 23:13:44

1972年奥运会篮球决赛 美国VS前苏联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1972年9月10日,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馆内,一场小型冷战正要拉开帷幕。

  美国国家篮球队还从未在奥运会上输掉过一场比赛。而每个被选中来参赛的国家队队员,拿金牌,就像必经的程序一般。金钱,美女,NBA——剧本上的美丽人生可都是这样写的。不过此刻,这群年轻的战士们并不知晓,他们今晚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由那个未来名人堂成员谢尔盖·贝洛夫(Sergei Belov)带领的苏联队,还有早就厌倦了看他们胜利的,国际篮联。

  ⚑苏联队身着红色队服,而美国队则为白色。在这个夜晚,似乎也就只有这队服的颜色是纯粹的。“这是世界最强壮的,争夺霸主地位的两个国家在战斗,而篮球,一向都是属于我们的!”还记得当时美国国家队后卫,现任费城76人主教练道格·科林斯(Doug Collins)当时所说的话么,“我们就是帝王,并且要让所有人都顶礼摸拜。”然而苏联队却有着更大的野心。他们利用美国队的骄傲自负,不知不觉中在半场结束时以26-21领先五分,随后优势扩大到十分,美国队连续63场不败的记录正在被悄悄改写。

  ⚑比赛时间还剩六分钟的时候,美国队开始觉醒,经典好莱坞式大反攻如期上映,领衔主演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分数被一步步拉近,终于在比赛时间还有10秒钟时,美国队仅以48-49落后一分。

  ⚑但美国队毫不放弃,持续向对方施压,不顾一切的想要将球从对方手中断下来,于是终于,凯文·乔伊斯(Kevin Joyce)断掉了对方的一记传球,科林斯借机抓到球,想要在那名苏联队员犯规之前将球送入篮筐。“他跳起来阻挡的时候撞到了我,那是很脏的一个动作。”科林斯回忆说,“我的头撞到了篮筐,甚至失去了几秒钟意识。我记得当时听见教练汉克·伊巴(Hank Iba)说,‘只要道格还能够站起来,他就一定会去罚篮。’ 就是这句话,像给我上了发条一样。”

  此时的比赛时间还有三秒。科林斯有两个罚球机会,罚进一个,则追平,罚进两个,美国队就能领先一分。随着他两罚全中,美国队和所有支持美国队的观众都欢呼着跳起来,就像胜利已经拿到手一般。

  ⚑苏联队在科林斯罚球期间试图叫了个暂停——迄今为止这在美国都是不允许的——但因为官方干涉,最终判定比赛时间还有一秒钟且苏联队发球。而就在此时,威廉姆·琼斯(William Jones)——当时的国际篮联秘书出面了,不知道他是如何进行干涉的——原本就没有权利干涉,总之结果是比赛回表至3秒,比赛继续进行。对此判定,场上自然是嘘声一片。

  ⚑美国队认为他们已经拿到了属于他们的第七个奥运会冠军。但是由于比赛要继续进行那所谓的三秒钟,场地很快被清理干净了。美国队对这场闹剧感到十分沮丧。人们问,“为什么当时你不索性离开呢?”科林斯答道,“我们被告知如果离开的话肯定会受到处罚,于是我们只能留在场上。”

  比赛到底还是继续进行了。但是美国队的情绪已经受到了严重打击,重新回到场上的他们害怕多余的动作会迟到技术犯规,所以伊万·艾德斯库(Ivan Edeshko)在发球线上几乎毫无阻力。他的那记万福玛利亚式长传被亚里斯山大·贝洛夫(Alexander Belov)接到,挤开吉姆·福布斯(Jim Forbes)以后送球入篮。

  ⚑绝杀生效。然而美国队马上诉诸裁判,但不幸的是,委员会的五个人当中,三个来自国家。来自古巴,波兰,和苏联的三个议员支持苏联,于是,美国队的申诉以2-3被驳回。

  美国队觉得自己被坑害了。“在我看来,他们决心要对我们作弊或者给苏联队作弊的机会,”麦克·班汤姆(Mike Bantom)如是说。美国队队长肯·戴维斯(Ken Davis)在那个晚上更是恼火。“威廉姆·琼斯觉得美国队总是夺冠对国际篮联来说太沉闷了。于是只要有任何的机会(不让美国队赢)他都会出面,显然他看到了机会然后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现在美国队面临着两个选择:抛开郁闷的心接受奥委会颁发的银牌,或者,去TMD爱谁谁。他们选择了后者,于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这样的场景,颁奖台上亚军缺席,银牌无人认领。

  40多年过去了,那些银牌仍旧在瑞士搁浅。而戴维斯称它们会永远呆在那里无人认领。甚至在他的遗嘱里都写到:我的妻子,Rita,儿子Jill,Bryan永远都不会接受1972年奥运会的那块奖牌。“你永远都不知道死后会发生什么,”他说,“可能会有人拿到那块奖牌,但绝对不是我的儿子,孙子,甚至重孙子重重孙子。对我来说,那不是我的,我不想要它。永远不要。”

  美国国家篮球队奥运会史上第一次被打败也许并没有人们预想中那样辉煌。他们中只有三人在奥运会前有过国际大赛的经验,而且他们只在一起打过12场表演赛,而他们的对手苏联队却是一起经战了400多场比赛,他们更老成,有经验,愈战愈勇。但这丝毫不能让戴维斯和他的队友们感到好受一点,在慕尼黑那个夜晚的愤怒和沮丧,他们至死都不会遗忘。

  美国队的银牌一直无人认领,它们被安置在瑞士的洛桑市(Lusanne),肯尼·戴维斯(Kenny Davis)也在遗嘱里说他的妻子和孩子永不接受这块奖牌。亚里斯山大·贝洛夫,扔进绝杀球的苏联队队员,在比赛后6年,年仅26岁的时候去世。此后不久他被追认为欧洲最伟大球员(the greatest European player of all time),他也是第一个被选入名人堂的国际球员。

  “美国队很不服气,但那并不对。当时正值冷战期,美国人出自他们本性的骄傲和对自己祖国的热爱而难以接受失败。他们什么都不想输,尤其是篮球。”——伊万·艾德斯库。

  “如果我们真的被打败了,我会很骄傲能够得到一枚银牌。但是我们并没有被打败,是他们作弊了。”——麦克·班汤姆。

  在国际篮联判定金牌归属为前苏联队后,这场有争议的胜利引起了激烈的反响。美国队发言人肯尼·戴维斯称其为“stunning blow”,并表示球员投票决定不接受这块银牌。

  “我们不想接受这块银牌是因为我们认为自己应该拿的是金牌。”美国奥林匹克篮球委员会主席兼球队经理人比尔·萨莫斯(Bill Summers)这样说道。

  当美国队以为自己已经赢了的时候,诉愿委员会就像电影的结尾情节一样出现然后给比赛平添了三秒钟,而正是这三秒钟给了苏联队机会将比分改写为51-50并偷走胜利。

  这是美国队在奥运会篮球赛上输掉的第一场比赛。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队经理助理赫伯特·莫尔斯(Herbert Mols)与匈牙利委员会代表费伦茨·赫伯(Ferenc Hepp)进行了激烈的争吵。

  莫尔斯说比赛被苏维埃联盟统治了39分57秒。“但是我们从未听说哪场比赛有40分钟零3秒。”他质疑道这三秒钟到底是根据哪条规则加出来的。

  赫伯则解释说当计时器停在一秒时需要回表至三秒来让比赛能够进行。汉斯·谭斯彻特(Hans Tenschert),本场比赛裁判席上的记分员,认为当裁判吹响哨时比赛还有一秒钟时间。他回忆说当时裁判走到裁判席上来咨询,但没有人说比赛要加到三秒钟。

  “当时只有一个人能够决定取消这三秒钟,即技术代表,但他是威廉姆·琼斯的手下。他选择了沉默不表态,于是裁判只好回到场上执行这三秒钟。”谭斯彻特这样说。